首页 > 科研新闻

科研工作简报(2018年第6期)

来源: 科研处 添加时间: 2018年7月18日

     

2018年第6期)

《大艺讲坛》第十期——72日中国音乐学院原院长樊祖荫教授讲座

2018年7月2日下午两点,第十期“大艺讲坛”如约而至。传媒楼一号演播厅,在张欢副院长的主持下,中国音乐学院原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传统音乐学会顾问樊祖荫教授为音乐学院200名左右师生做了一场精彩的专题讲座——《民歌的传承与创新》。

 

樊祖荫教授借用张欢院长的话——“教育不能丢下传统,审美不能忘了现代!”拉开了讲座的序幕。

 

讲座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的理论讲授部分围绕着“民歌的传承与创新”的主题,樊祖荫教授分别从一、为民歌正名;二、民歌的传承与传播;三、民歌的发展与创新这三个互为依托,具有紧密的内在关联性的问题入手,系统性地论述了“民歌”概念的界定,民歌传承与传播的方式和特点,以及民歌发展与创新的原则和方法

 

下半场的讲座内容主要结合2006年在第12届“CCTV青年歌手大奖赛中”勇夺原生态组团体第一名的内蒙古“安达组合”所发行的两张专辑中的经典曲目——《江格尔》、《万马奔腾》等作品入手,在音响听辨的同时,从主题发展、音色变化、配器手法以及情感表现等方面作以音乐学分析。随后,樊祖荫教授与在座的音乐学院年轻教师进行了现场互动交流,分别对四位教师所提出的问题一一作以解答。

 

A.曲立昂(音乐学教研室教师):请问樊先生对当下中国艺术类院校中的民族声乐教学对民歌的传承与创新过程中的影响有何看法?

樊祖荫:以上世纪六十年代上海音乐学院王品素老师对才旦卓玛的成功声乐教学为例进行剖析。王品素老师先向才旦卓玛学习藏族语言和她的藏族民歌演唱的发声方法,然后再根据作品的不同适当对才旦卓玛的演唱作以些小调整。通过上例以及后来对何纪光等人的因人而异的教学方法来说明民族唱法的根应该在民族,应该多样化,不应该将学院派的民族唱法作为唯一的民歌唱法,大连艺术学院的声乐教师和学生对此也应该多讨论。

 

B.张小鸥(音乐学教研室教师):请问樊教授对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歌的传承人以及保护地问题怎么看?

樊祖荫:目前来看,对于一些地方在原生态民歌保护地问题上与外界隔离,不让其经济发展的相关做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曾经进行过干预,这是不好的。

 

C.李静(基础理论教研室教师):很多人说中国民族音乐没有复音音乐,中国民族音乐和西方音乐的多声音乐相比是什么样的?

樊祖荫:上世纪五十年代发现很多民间合唱和民间歌舞音乐中都出现过多声音乐。但是,我们中国民族音乐中的多声部音乐和西方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简而言之八个字:西方——不同而合,中国——和而不同。中西方音乐中的多声部和声理念,都各有其哲学和文化的支持。从古希腊时期的相关思想到中国春秋时期孔子的言论,不同地区、不同民族有其的自己的多声和谐观。

 

D.张晶(声乐教研室教师):中国传统民歌在演唱时对音色如何把握?

樊祖荫:音色是个大问题,实际上中国音乐特别重视音色,汉族大量的戏曲曲种,其音色、音色和唱法不完全相同。声乐演唱非常注重音色的表现,至少声种上即是按照音色来划分。关于声乐我懂得不多(自谦),希望你们继续学习研究。

 

两个小时的时间在樊祖荫教授的讲座和与音乐学院教师的互动中倏然而过,音乐学院的师生都觉得收获满满,意犹未尽。张欢副院长借机向樊祖荫教授发出了再次来大艺讲座的邀请,樊祖荫教授微笑着颔首应允。

                                               科研处

2018年7月6日

 

 

浏览量:436